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六章
  没有老顺在家的晚上,出芽有点不习惯。老顺打电话给出芽,也没有话说,
就问干嘛,然后挂了,出芽也不为意,她不知道这就是霸道男人的通病,怀疑病。
  洗完澡,吃完饭的出芽安顿好孩子,在厨房洗碗,在斜对面的走廊,有一对
眼珠子正紧紧盯着出芽洗碗的身姿,翘着小屁股的出芽,坚挺的乳房透过灯光将
平坦的小腹展露无遗。
  厨房的尽头是一个露台,露台不大,但挂满了腊肠跟小孩的衣服,特别是灯
光照射下,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但外面就是一堵墙壁跟一个小窗户,若要看到
里面,必须爬上窗户才可以。
  所以出芽很放心的在厨房内,她根本不知道外面那对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身子,
那个一对男人的眼睛,一只手扒住窗户,一只手用力的搓着下体。出芽转身来,
伸手拿下晾干的衣服,吊裙一张一合,双乳跟着呼吸而开合,惹得对面的眼神一
阵泛红。
  出芽做好家务,她转身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机,翘着双腿看着电视,电视剧
中男女的情结让她厌恶的转了好几个台,寂寞的少妇此刻很无奈,于是打开手机
刷着无聊的新闻。
  叮叮叮,电话响了,又是老顺「干嘛呢?」「没事啊,看电视,你不上班么?
今天来了这么多电话?」出芽好奇。
  「嗯,问问你,没事……」老顺挂了电话「喂喂喂……」出芽莫名其妙。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干么呢?干嘛呢?」出芽有点小脾气一股劲的说着,话
筒那边没说话,但明显的呼吸声很粗,出芽有点莫名其妙「干嘛呢?晚上再这样,
让不然人睡觉呀?」出芽可爱的声线问着,但电话那头还是一阵的粗气,甚至紧
促的声音传来,出芽听过这种声音,是老顺有时候回来的上午求欢的呼吸声音。
  出芽一下子羞红了脸「干什么呢,你。你晚上不上班的吗,这样。别人听到
的……」对方没有说话,继续发出呼吸声,而且越来越快。
  出芽内心不免有点疑问,但没想太多,她知道老顺一个人在上班也很辛苦,
摸不到她的感觉于是电话来,这时候的她躺在沙发上,听着男人的粗粗的呼吸声,
她也不禁的跟着呼吸急促起来。
  她甚至调皮的发出呻吟「嗯……」没想到对方「啊~~」然后挂上了电话,
这跟老顺很像,但她不知道啥意思,听到挂上电话的声音她也跟着挂了「奇怪的
人,不就是第一个晚上不在嘛,就来这个」
  第二天上午,出芽带孩子出门去晒太阳,到按电梯的时候,几个站在旁边的
女人看着出芽,出芽有礼貌的回了一笑「早」几个女人其中一位也回复了下,这
时候一个女人说「不跟她坐同一部电梯,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是年轻嘛,
搞得这里的男人魂不守舍的」
  出芽听在耳朵里,这种话在她来这里住的时候经常听到,所以她也不太在意,
现在生了小孩,她更加觉得这种嫉妒的话听起来好像有点顺耳,反正就说吧,出
芽好胜的心态跟年纪暴露无遗。
  公园不大,出芽的孩子在一旁玩耍,另外一边几个老头玩着象棋,但很明显
都没有那么的专心,眼神几乎都看着出芽。出芽低头对着孩子一笑,轻轻弯腰露
出半个丰满的乳房,惹得老头们一阵的啧啧声。
  突然一阵打骂声打破这个美好的时光,大伙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群少年对
着一个男人拳打脚踢。在这个贫困线的社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出芽也不是没
见过,但这次不太一样,她看到被打在地板萎缩成一团的男人竟然是钉子。
  原来钉子人傻,整天被欺负,这次因为去帮妈妈拿东西多看了一眼在店家外
面的小混混,所以被人群殴。还好骨子硬,也挨惯打所以也没什么大碍。看到混
混们走了,于是一拐一拐的爬起来哼哼的一拐一瘸走回家。
  出芽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她抱起小孩跟在后面,在进入大门的时候,突然
一只手拍拍她的肩膀,一下子她惊呼起来,「嘘。小声点……」一把男人的声音
在背后出现。
  出芽转过头,看到一个瘦瘦的男人拧着嘴角在笑着,但肯定不认识他,她花
容失色的看着,不知道对方想干嘛。原来这个男人叫阿地,平时靠打散工维生,
靠政府的补助金过日子,到现在没有娶到老婆,平时就好色,经常偷看左邻右里
的女人洗澡,在这区出了名。
  老顺以前救济过他,于是他对这位老哥心存感恩,但最近就不一样了,老顺
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做老婆,这是街知巷闻了,对于他这条老色狼来说,那是
天天的想,天天的念,刚开始偷了出芽的内衣回家撸,结果那天差点给发现了。
  于是就爬到对面的墙头,晚上偷看出芽然后自己撸,昨天实在忍不住就打给
出芽家里电话,但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就粗声粗气的呼吸着,没想到出芽以为
是老顺的电话,还呻吟了下,这下不得了,一个晚上让这个阿地整夜睡不着。
  早上他就看到出芽出门了,于是躲在那堆下棋的老头中间偷看出芽,这时候
看到出芽回去,实在忍不住就摸了出芽的屁股,那个一手的弹性,他今天是打算
不洗手了。
  出芽不敢反抗,因为孩子就在身边,她怕他伤害到孩子,她忍了,转过头往
里走,没想到阿地深受拦住了她「阿嫂……」「谁是你阿嫂,你认错人了吧?」
出芽兢兢战战回应着。
  「没呢,阿嫂,不,应该是阿顺嫂,我叫阿地,老哥说他不在家,叫我帮忙
看着点。嘿……」阿地露牙笑着。
  「阿?不,不用,不用,我很好……」出芽一听这人开口竟然知道老顺不在
家,她不禁吃了一惊,她不知道,这是她跟安婶在聊天的时候,阿地在门口偷听
到的。
  「没事,顺哥对我很好,恩人,我刚好经过,就跟你打招呼,没事啊,有事
情就叫我,我就住走廊里头」说到这里,出芽才记得安婶说过这么一个人,还偷
看女人洗澡给抓了,不禁打了个冷颤,她很害怕「好,好,谢谢,谢谢,我回家,
孩子饿了。谢谢。」
  出芽低下头,不敢直视阿地,她快速的离开,身体的芬香跟丰满的屁股走路
一翘一翘动感十足,让站在后面的阿地看呆了「妈的,今晚要撸多一炮了。」
  回到家的出芽,大口喘气,她不知道她在这一区已经如此出名,她现在不知
道该怎么办,她有必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她不想在住这一区,只是苦了孩子,
这么小跟着她到处走,不太好,但此刻的环境又无能为力,想着想着,她蹲在家
里哭泣起来,对于此刻,一个弱女子,一个带小孩的弱女子,彷徨无助的心态可
想而知。
  「你怎么又打架?你干嘛又打架,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是安婶的声音从
对面屋传过来,哭红着鼻子的出芽听到了,她记起钉子被人围殴的事情,她看了
一眼在熟睡的孩子,她打开门,过去安婶的家。
  她看到躲在角落抱住自己双腿的钉子,不禁有点心疼,温柔的她急忙拦住了
安婶,她将刚开看到的事情跟安婶说了,希望她不要再打钉子。安婶知道后,也
消了点气,但还是怒气冲冲的处罚他不准吃饭。
  安婶找到了一个餐厅洗碗临时工作,她出门后感激了下出芽,就上班了。留
下钉子在家,这个家,家徒四壁,阴湿的墙壁,破旧的棉被,一阵呕心的味道,
出芽看了看钉子,她温柔的说:「肚子饿不?」
  「饿……妈妈说不许吃饭。我不吃」钉子看着出芽,一阵感激的眼神,对于
被打跟处罚他都习惯了,不习惯的是出芽关心他的感受,人傻,也会感受到这份
温馨。
  「要不,我弄东西给你吃?」出芽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妈妈说不能吃」钉子很执着。
  「没事,那你不吃妈妈的东西,就吃我的东西,那就没有问题了?」出芽帮
他出了个主意。
  钉子想了想,也对,他妈妈只说不能吃她的东西,没说不能吃别人的东西
「好呀,好呀,吃啥呀。」他咧着嘴,干枯的嘴角一丝丝血迹。
  看得出芽有点心疼,但不知道给他吃什么,于是她从家里拿了个面包给他,
看着他啃面包的狼吞虎咽,她开心的笑着,这是她最近很少展露的笑容,可以说
她从来到老顺家到现在,她都很少笑,不知道为什么,就面对钉子,她很开心很
单纯的笑了。
  咳咳咳,钉子吃太急了,出芽看到桌上的水,就递给了他,在这个阴暗的家
里,一男一女,一老一少,清纯笑容充满了房间生色不少。突然,她看到脏兮兮
的床上有一本杂志给半掩盖着,她好奇的看了下,一看顿时面红耳赤起来,那是
一本成人杂志,破了角一看就知道并不是钉子买的,估计是路上捡的,钉子此刻
没有留意,还顾着啃面包。
  她收回看那本书的眼神,她在床头柜子上看到一本证书,那是一本高学府的
毕业证书,她好奇的打开一看,钉子年轻时候的照片赫然在上面,「他年轻还真
帅,好可怜的人……」出芽看得有点心酸。
  出芽看着这个坐在地板,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膝盖头跟嘴角是上午给混混打
得流了血还没有干,「实在可怜……」她轻柔的问:「还疼吗?」「额??呵呵?
不疼,不疼!」钉子傻呵呵的笑着。
  室内温度高,出芽只呆了一会儿浑身都是汗水,早上出门穿的那件蕾丝边的
内衣湿透了,紧紧贴住自己的皮肤,十分痒痒,她看钉子没啥事情,就出门回家,
依依不舍的钉子看着出芽的背影,一个翻身扑到自己的床上,已经翘得老高的鸡
巴插入污渍的棉被内撸了起来。
  他盯着那本书,屋子内还有出芽芬芳的体香,他喉咙发出咕咕的声音,他的
口中哼哼哼的叫着,他将棉被弄成一个人形出来,紧紧抱着,他盯着床上那本书
的女人,他仿佛看到的了出芽正躺在床上对着她笑。
  屁股一翘一翘的轴承般撬动,他浑然不知,出芽正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面
红耳赤,原来她怕钉子吃不饱,于是转身回家拿了多一个面包过来,没想到看到
这一幕,原始的欲望在阴湿的房间内,钉子趴在床上撅着屁股,出芽看着他磨着
自己的下体,不仅心跳加快,而更多的是一种忧伤「好可怜的男人,这辈子都没
有碰过女人,第一晚女人就跑了,我这辈子的冤枉就是给他碰碰女人……」安婶
那天的话在她耳边回荡。
  看着嗷嗷叫的钉子,她伸手拉上了门,回到家里,心砰砰的跳着,急忙走进
厕所,她看到镜子内红扑扑脸蛋的自己,傲人的双峰挺着,刚才钉子的那一幕还
在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来。
  她忍不住了,坐在马桶上,一只手伸入自己的衣领内,抓住自己的乳房,手
指按在乳头上轻柔的上下来回按动着,随着速度的加快,她叉开双腿,一手按在
自己的阴蒂上,闭上双眼,口中发出:哼哼嗯。轻柔的呻吟声,她的臀部前后来
回的动着,放佛一根肉棒在自己的体内来回冲锋着。
  手指头摩擦着阴蒂的快感,她的声音加大起来,充血的新剥鸡头傲人的站起
来,手已经无法抓住自己硕大的乳房,乳头在双手的指缝中不停的伸缩着,她好
想有个男人来插入,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钉子那本毕业证书的样子来,「啊,
啊。啊。唔。唔……」
  她另外一个乳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突然涌出一股奶水,高高的喷了出来,
混着她口中的呻吟,她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手指加快力度搓着快感,几分钟的高
潮,她瘫在了马桶上,芬香的汗水滴在了身上,阴蒂分泌的白色液体混合着自己
的手指上。
  她无意识的闻了闻自己的手指头,轻轻皱了皱眉,好惹人爱的一副表情。而
后,她乏力的站了起来,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扭开了热水,花洒轻柔的水洒
在她美丽的酮体上,浴室的热气中,一个出水美人洗澡的娇惹身姿可以让每一个
男人都想操。
  这天晚上,出芽再次接到了电话,对方不出声,就这样喘气,出芽现在对老
顺这样的做法倒觉得不是排斥,只是感觉奇怪,只是几天不见就这样的轻佻。出
芽刚开始也就靠着电话,她听到老顺的喘气声跟呼呼的声音「讨厌,再不说话,
人家挂了呀……」出芽不是很理解这样的电交方式。
  「唔唔。唔……」对方一阵哆嗦的声音,听到出芽铃铛清脆的语气,忍不住
射了。
  出芽挂上电话,越想越不对,不太可能呀,声音跟老顺不像啊,最主要是来
电显示是0000,这的确是老顺长途的电话呀,但怎么声音不太像,特别是。对呀,
老顺不是不举吗?为什么?为什么?一下子,出芽感觉害怕了起来,老顺的那个
东西不是不可以吗?
  出芽实在害怕起来,她拨打了老顺的手机「喂……」老顺看到出芽打给她的
来电,「你在干嘛?」出芽听到老顺这样的声音,很显然刚才的那个电话不是他。
「干嘛么?我在上班呢?」老顺没好气的回答着,「咿呀,哈哈哈,嫂子来查岗
啦?」旁边一把沙哑的男人声音。
  「没,没事,我只是无聊……」出芽强忍着自己慌张的声音,「行了,没事
就行,我在跟老黄侃大山呢,想我了呀?今晚没打给你就想了,哈哈哈……」推
搪了以下,出芽挂了电话,随之而来是慌张恐惧的心情。
  她连忙锁好门窗,这一晚,她睡得不踏实。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